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资讯

书店开始卖门票,你怎么看?

发布时间:2018-10-12
作者:
来源:出版商务网
阅读量:71

编者按:实体书店实行入场阅读收费制。有读者不理解,认为与吸引人流的趋势背道而驰;有读者表示支持,因为“只有肯为阅读付费的人,才是真正热爱知识的人”。身为书业中人的你怎么看?

近日,中国新闻网的一则视频报道刷屏小编的朋友圈。

报道中称,位于河北石家庄的一家书店开始实行入场阅读收费制。收费形式有2种——购买5元入场门票可进店阅读;购买20元入场门票可冲抵20元现金,用于店内消费。

这家书店是石家庄民营书店“春华书城”的第三家旗舰店城市书房,该书店于2018年2月4日开业,营业面积2500平方米,拥有图书60万册,装修风格现代简约,全开放式设计,区域设置功能分明。

运营成本高,读者不文明,进店收门票是无奈之举?

实体书店近年来红火却艰难的转型,业内有目共睹。河北新闻网《石家庄出现首家入场阅读收费书店》报道中称,2018年上半年,实体书店同比增长-2.93%,华北地区降幅最大。在石家庄,许多书店也慢慢消失在了人们的视野中。

春华书城城市书房开业半年多来,经营成本越来越高,销售却没有显著增长,长期亏损。春华书城负责人张春华表示,经营压力是其采取“入场阅读收费制”的重要原因。同时,许多不文明现象,如读者边吃东西边阅读,一个读者占用好几个座位,有读者甚至脱鞋躺在装饰草坪上,也让张春华在考虑良久后,做出了这样的决定。张春华认为,知识无价,但书店是一个发现价值的场所,也应该倡导为知识付费的理念;“入场阅读收费制”是为了改善书店环境,提升整体服务质量。

7月31日,春华书城城市书房微信公众号上发布消息,表示自9月17日起,书店将实行入场阅读收费制。经河北新闻网、中国新闻网、新京报等媒体报道后,该消息引起了业内关注。

其实早在2016年5月,中工网曾有一篇报道《北京收费书店:喧哗中逆流而行》,提到了北京的一家收费书店——朴道草堂书店。相较于春华书城城市书房的5元、20元入场费,朴道草堂书店的收费标准可谓“天价”。

报道称,朴道草堂书店门口的“最少购买一本书”和“阅读区门票100元”的入门须知十分“高冷”,且如果要参加书店的“半步集读书会”,入场费则涨到200元。买票入场后,店主会赠予每位读者一本市面上不易买到的书,或是签名本,或是限量版。

褒贬不一,效果难测,书店的经营到底谁埋单?

朴道草堂书店曾因《谁是杀死一个书店的凶手》一文及“违建”等问题引起巨大争议,春华书城城市书房的“入场阅读收费制”也收到了褒贬不一的评价。

7月31日的微信推文留言中呈现出两种截然相反的态度。有人认为,“哪有免费的午餐,付费阅读我看行,尊重版权所有者和经营者的成本付出,人家又不是公益机构,想要获得知识,那就要付出。”也有人认为,“要是进去逛逛也收费,那书店没法干了,这样和慢生活背道而驰。可以有收费区,但要是一刀切,估计也没啥人去了。”还有人表示,要收入场费可以,但首先得把硬件设施和服务质量提升上去。

新京报官方微博昨晚转发了中国新闻网的视频报道,截至今日下午14时许,阅读量达52.6万,评论数近400。其中获得点赞数最高的前6条评论一片赞誉之声;当然也有人完全不支持这样的做法,认为书店具有与其他商业体不同的社会职能;还有人认为,民营书店这样做无可厚非,新华书店万万不能这样做。

小编就此事专门采访了几位书店人,石家庄市新华书店相关负责人焦敬棉认为:“作为同行我能理解,尽管这可能会引起很多反对的声音,尽管也可能实行不了多久,但它却是实体书店在探索新方式或说是在摇旗呐喊。开书店利润很低,当满怀理想的爱书人把这当作一种事业的时侯,或许应该有人支持一下。”

凤凰传媒苏州凤凰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曾锋和著名作家、出版人、实体书店设计师三石则持反对意见。曾锋认为,“入场阅读收费制”有点炒作的意味,且不一定能解决实际生存问题,“如果是很美好的书店,恰恰不应该收费,应通过提升服务项目来实现营收,就如同西湖,免费了以后,游客更多。”

三石也认为,“入场阅读收费制”疑似经过策划的营销事件,且这种策划是容易产生负面影响的,后期不可控。同时,书店进店收费不是什么赢利模式,“增加进店门槛,便让顾客失去逛书店和淘书的乐趣,黏性就没有了”。另外,“书店就是商业,卖书就是做生意,书店没有理由站在道德层面去教育读者,培养读者什么习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