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媒体报道

楚天都市报:红楼一梦三十年 欧阳奋强谈人生转折 可能我所有的运气都给了宝玉

发布时间:2017-11-8
作者:
来源:
阅读量:1804

87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 剧照,右为欧阳奋强饰演的宝玉

人物档案   提到欧阳奋强,大家就会想起贾宝玉。1983年他参与拍摄电视剧《红楼梦》,饰演贾宝玉,1987年电视剧一播出,他便成为万千红迷心中那个不可替代的、至今也无法超越的“宝哥哥”。在当年红得发紫之际,欧阳奋强却毅然蓄须转型,做了导演。   人生如白驹过隙。30年前电视剧里那个衔玉而生的公子,如今已成头发花白、有着啤酒肚的54岁“邻家大叔”。欧阳奋强后来导演或执导过电视剧《我的妈妈在西藏》《王熙凤》等,曾获“全国十佳导演”,却没有一部剧大火,人们对于他的记忆,依然是当年“宝哥哥”。他笑称,“可能我所有的运气都给了贾宝玉。”采访时间:2017年10月29日上午采访地点:汉口某酒店咖啡厅

昨日下午,著名演员欧阳奋强受湖北省新华书店之邀,来汉出席第16届华中图书交易会,携新书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,与武汉读者一起追忆红楼梦里的故事,追忆逝水年华。

今年是87版电视剧《红楼梦》播出30周年,也是林黛玉扮演者陈晓旭逝世10周年,昨天还是陈晓旭的生日。这一切都让昨天的红迷见面会意义非同一般。

经过反复沟通,如今较少接受专访的欧阳奋强接受了楚天都市报记者独家专访。

致敬:那时都是实打实地演,不像现在演员可以用替身

记者:你十年前写过《记忆红楼》,现在重新写的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,与前一本书有何不同,红楼梦中人十年间变化大吗?

欧阳奋强:主要是角度与视点不同,《记忆红楼》是站在自我的角度,更多的是说我自己。而《1987,我们的红楼梦》是在经过十年的积淀,有了对《红楼梦》更深认识的情况下写的,怀着对作品致敬的心态,从一个更大的格局构思,全景式全方位地展现了30年前一群创作者们怎样用一种奉献、敬业的精神,以及对名著的敬畏精神去创作了《红楼梦》这样一部影视作品。

《红楼梦》中的经典镜头,宝玉出家“白茫茫一片真干净”,以及王熙凤去世,被席子裹身在雪地拖行。当时在哈尔滨实地取景,零下二十多度,走在雪地上一滑就陷进雪堆里,雪深至大腿处,但得一直往前走不能停,那时不像现在演员可以用替身,还可以抠图做特效,我们都是实打实地演。

揭秘:“尤二姐”读了博士成了高级工程师

记者:《红楼梦》拍完后主要演员联系多吗?你跟谁关系比较好?哪些演员联络少?

欧阳奋强:跟袭人扮演者袁玫、探春扮演者东方闻樱、王熙凤扮演者邓婕联系比较多,陈晓旭生前联系也比较多。

尤二姐的扮演者张明明,我们几十年都联系不到她,但我们非常想知道她的近况。最近,我终于辗转跟张明明取得联系,才发现她是那么的优秀,她后来去美国留学读硕读博,堪称跨界典范,在美国是高级软件工程师。

回应:宝玉给我的光环三十年依然闪耀,我无需借办音乐会捞名捞钱

记者:今年6月17日,电视剧《红楼梦》三十周年音乐会在人民大会堂成功举办,当初通过网友众筹办音乐会引发了争议。你为什么决定顶着压力继续办这次音乐会呢?

欧阳奋强:争议主要在三方面:一是有人觉得《红楼梦》三十周年庆是我们在自娱自乐,为什么要红迷来买单,二是有人觉得我们又不是过不下去了,为什么不自筹资金,三是有人觉得“欧阳奋强是不是靠此捞名捞利”,这样的质疑剧组里也有粉丝里也有。后来我跟大家算了一笔账,大约需要300万,如果这个活动是让大家自掏腰包参与,可能就有的人来有的人不来,那么这个大聚会可能变成小聚会,所以需要有赞助来做这件事,我只是牵个头。

至于名利,我不需要通过这样的方式捞钱捞名,《红楼梦》给我的光环三十年依然耀眼,我自己的收入也不差。后来众筹一共筹到170多万,加上音乐会门票收入,活动办得很成功,所以大家现在也比较信服我。

追忆:和陈晓旭一起吃麻辣烫很开心,林黛玉是林黛玉,陈晓旭是陈晓旭,并不完全像人们说的角色带入了人生

记者:三十周年音乐会上特设了纪念陈晓旭的环节,很伤感吧?

欧阳奋强:有人担心过于伤感悲凉提出不要这个环节,因为这个环节出来肯定是很伤感的,会影响整个气氛。但是我坚持,因为今年是晓旭逝世十周年,也是《红楼梦》三十周年,我们大家欢聚相拥,不可以没有她。粉丝那么喜欢晓旭扮演的林黛玉,若没有这个环节,粉丝也不会答应。

10月29日是陈晓旭的生辰,我记得第一次见晓旭时觉得她很孤傲,我们第一次对话就是简短的你好。但也是晓旭帮助我度过刚进剧组和大家不太熟的尴尬期。后来她开广告公司,而我在电视台做导演,她跟我打电话说要来成都办事,想请我吃饭,想吃成都小吃,我就带她去路边吃麻辣烫,一串一串地站着吃,她吃得很开心,说那是她吃过的最好吃的东西。现在我家还留着她送我女儿的狗熊娃娃。

记者:很多人都觉得陈晓旭和林黛玉融为一体,角色性格带入了生活中,你觉得是这样吗?

欧阳奋强:我觉得把角色性格带入生活中的可能性不大,但是呢,演员本人和角色间具有相似性,不然导演为什么这样选呢?

释怀:可能我所有的运气都给了贾宝玉,人不可能什么都得到

记者:拍完《红楼梦》之后你改行做导演,是觉得若继续做演员难以超越“贾宝玉”这样一个高峰吗?

欧阳奋强:有这个因素,但是首先是喜欢做导演,其次是觉得能够演好贾宝玉的演员演不了别的角色,贾宝玉太特殊了,就改行做导演了。反而到了现在,找我演戏的比以前多了,比如找我演一些中老年萌叔的。我经常友情客串,演过汉奸、大毒枭、律师之类。戏份很少,好玩。

记者:做导演期间你也拍了很多获奖的电视剧,但是一直没有一部很火的剧,压力大吗?

欧阳奋强:没有很火的剧是运气不太好,一剧一命吧,我的运气都奉献给贾宝玉了。你说有哪一个人演过这么一个角色能影响了几代人的?这个光环一戴就是几十年,太特殊太奇特了。人也不可能方方面面都得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