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行业资讯

理想的书店与理想的读者

发布时间:2008-12-30
作者:李伟为
来源:
阅读量:4489
 

几年来,我一直在书业工作。辗转于数座城市,都与书店结缘。在爱书人心里,书店是个特殊的场所,他们发挥不竭的想象力来描摹心目中的完美书店,其中最经典的莫过于“嗜书瘾君子”汤姆·拉伯的描述:“梦幻书店肯定有成千上万的书种库存,所有书籍都整整齐齐地排在乌沉木书架前缘,经过仔细分类的书籍全部规规矩矩地陈列在各自专属区域,从不混淆,各区皆设宽敞的入口。”这家书店,不但要包括书虫们想要的任何一本书,还要让他们光顾时也能“意外发现别处绝对找不到的某本书”。

作为书店的工作人员,我得说,这样的书店是不存在的,即使存在过也不能存活。首先是人的问题。从事这份工作并不像旁观者想的那样轻松,能和谈得来的客人聊天,随时捧一本书读。

书店和其他零售店一样要做生意,书进入书店,就成为了商品。新到品种要上架,滞销品种要退货,损坏的要处理,账目要算清楚,环境卫生要随时维持……同时还要抽空应付难缠的客人。这可都不是容易的事情。所以,连瘾君子们也承认,这样的店面得“由重金礼聘来的专人负责上架”,他要热爱阅读、知识面广,不能将书分错类;他要记忆力好、耐心细致、聪明有见地,最好还有博士学位,以满足书迷们的种种刁钻要求;他要接受周末加班,并甘愿只领微薄薪水……真是高要求、低回报的职业。

当然以上是梦幻书店的标准,仅供参考。我曾经任职于连锁书店的各个岗位。从采购到销售、从管理到培训,公平地说,虽然不乏琐碎之处,却都是有趣的活儿。不过,对新加入这一行的人来说,要做的事可不简单,一件件道来。

第一件考验功力的就是瘾君子们强调的图书分类。有笑话说,一个人到书店买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,店员让他到科技区去找。对爱书之人来说,如此低级的分类错误不可饶恕,就如同把《特别的猫》置于宠物区和把《达尔文的阴谋》放在科学栏一样让人难以容忍。另外,书本后面的上架指导也并不总是可靠,比如它会让你把一本通俗励志书放在心理学研究领域,而把经典名作放进畅销书区域。所以,如果没有储备足够多的知识,新手们偶尔出错也是可以原谅的。

店员的另一项重要工作是与顾客沟通。除了基本的导购服务,有的客人也喜欢听店员的一些推荐,或者谈点自己的故事、感受。记得刚入行时,我只愿意介绍自己偏爱的书。我曾经向一位失恋的忧郁男生推荐萨冈的《你好,忧愁》,向一位生活沉闷的家庭主妇推荐《杜尚访谈录》。所以后来在培训新人时,我都再三强调,重要的是察言观色,依据对方的需求、气质和趣味来做介绍与推荐,而不是只考虑自己的喜好。

但这并不意味着书店可以没有自己的立场。

一家好的书店一定要有自己独特的“气场”,虽然这种“场”可以是温情的,可以是优雅的,可以是尖锐的,也可以是开阔的。书店格调的营造往往通过店堂陈列来完成。根据一家书店的定位来完成对其“店格”的塑造与强化,是书店工作非常重要的一环。人们缅怀伦敦“查令十字街84号”这样温情脉脉的小书店,喜爱台湾“诚品”这样大型的连锁书店,与它们象征的生活方式和营造的文化氛围不无关系。也许有的时候,我们认为自己爱一家书店,并不需要太多理由。感觉对了就对了。而对书店老板和员工来说,做出属于自己独有的那份“感觉”,要花太多心思。

读书人对书店有各式各样的想象,书店工作人员也有自己心目中理想的购书者。

如果每天都在店里,就会碰到各色人等和各种要求。有的顾客称,某日偶然翻过一本书,其中有个什么细节,书皮大概是黄色,但书名、作者、出版社和内容都记不清楚,希望能够找到这本书。也有人会回忆他很早以前读过的特别好的某本书,让书店帮忙预订。这都不算最让人头痛的事。

书店工作人员不喜欢的是那些边吃东西边翻书,无视书而乱甩雨伞,拿几十本书堆在通道上看,不顾他人大声喧哗的读者。每天应付这样的客人让人疲惫。但上帝是公平的,补偿来自于那些和气的、懂书的、热心的顾客。他们会同我们分享很多趣事,毫不吝啬地谈论自己对某本书、某位作家的看法,有时也会耐心聆听我们对新品种的介绍。

我曾有过一次经历。在同一天,先是听一个从北京过来出差的客人看到逛书店的人稀稀拉拉,便强烈表达了他对上海市民不支持文化事业的不满,愤怒地称此地为文化荒漠;而另一位上海本地的长者,在购书后特意向我们致谢,能在本店买到想要的书,他非常高兴。在我心里,这两位客人都是理想的读者。正是这些人,让书店的工作充满乐趣,也拥有了意义。(李伟为)